有个别许信仰,加州未曾旅社

文/ PsychoMiss9

《加州旅馆》的歌词到底有哪些含义

前段时间老鹰乐队的主唱Glenn Frey去世了
加上国内某歌手在某节目上唱了那首Hotel California
连我剪头发的那家店都把Justin Bieber的love yourself换成了Hotel
California和Desperado.
我妈问我还会不会弹加州旅馆那段前奏
(10年前学吉他练了很久把那段solo弹了个皮毛自己觉得自己很屌)
我抓起家里那把已经沾满灰尘的猩红色木吉他
却发现已经手生了

Hotel Califonia 加州旅馆 Eagles On a dark desert highway cool wind in my
hair 行驶在昏黑的荒漠公路上,凉风吹过我的头发 Warm smell of colitas
rising up through the air 温馨的大麻香弥漫在空气中 Up ahead in the
distance I saw a shimmering light 抬头遥望远方我看到微弱的灯光 My head
grew heavy and my sight grew dim 我的头越来越沉,视线也变得模糊 I had to
stop for the night 我不得不停下来过夜 There she stood in the doorway
她站在门口那儿招呼我 I heard the mission bell 我听到远处教堂的钟声 And I
was thinking to myself 我在心里对自己说 this could be heaven or this
could be hell 这里可能是天堂也可能是地狱 Then she lit up a candle and
she showed me the way 然后她点燃了蜡烛 给我引路 There were voices down
the corridor 沿着走廊传来阵阵说话声 I thought I heard them say
我想我听到他们在说…… Welcome to the hotel california 欢迎来到加州旅馆
Such a lovely place 如此美丽的地方 Such a lovely face 多么可爱的的面容
Plenty of room at the hotel california 加州旅馆有充足的房间! Any time of
year you can find it here 一年的任何时候,你都能在这找到房间 Her mind is
tiffany-twisted she got the mercedes bends
她的心为珠宝所扭曲,她拥有豪华奔驰车 She got a lot of pretty pretty boys
that she calls friends 她有许多漂亮的小伙子 她称之为朋友 How they dance
in the courtyard sweet summer sweat 他们在庭院里翩翩起舞,夏日的香汗淋漓
Some dance to remember some dance to forget 有些翩翩为回忆
有些翩翩为忘却 So I called up the captain 于是我叫来领班, please bring
me my wine 请给我来些酒 He said we haven t had that spirit here since
nineteen sixty nine 他说道,他说我们这不供应列酒 从1969年起 And still
those voices are calling from far away 远处仍然传来他们的话语 Wake you
up in the middle of the night 在半夜把你吵醒 Just to hear them say
只听到他们在说…… Welcome to the hotel california 欢迎到加州旅馆来 Such a
lovely place 如此美丽的地方 Such a lovely face 多么可爱的的面容 They
livin it up at the hotel california 他们在加州旅馆尽情狂欢 What a nice
surprise bring your alibis 好得令人吃惊 使你有来到这的借口 Mirrors on
the ceiling 天花板上镶嵌着的镜子 The pink champagne on ice
冰镇着的粉色香槟 And she said we are all just prisoners here of our own
device 她却说,我们在这里都是囚犯 为自己欲望负债 And in the master s
chambers 在主厅大房间内 They gathered for the feast 人们举起狂欢之火 The
stab it with their steely knives 他们用钢刀挥刺着 But they just can t
kill the beast 却杀不死心中恶魔 Last thing I remember I was
我所记得的最后一件事 Running for the door 是我跑向门口 I had to find the
passage back 我必须找到来时的路 To the place I was before
回到我过去的地方 relax said the night man “放松点吧,”看门人说 We are
programmed to receive “我们天生受诱惑 You can checkout any time you like
你可以随时结束 But you can never leave! “却永远无法摆脱!”

10年前初听这首歌时, 没有去听也听不懂Don Henley到底在唱什么,
只觉得live版中那段solo真的太好听.
澳门新葡亰,也没有太喜欢这个乐队, Eagles对我来说 毕竟太温柔.
也没有太喜欢Don Henley或者Glenn Frey, 毕竟Kurt Cobain, Brian Molko,
Brett Anderson这类才是我的茶 (不要问我他们是华丽摇滚还是grunge还是post
punk, 他们长得帅!)

关于“加州旅馆”连篇累牍的解析文章看来都还不到位,不然Don
Henley不会在近30年之后又跳出来剖析这首歌的细节。经他的点化,我算是找到了自圆其说的线索。
“加州旅馆”运用了象征的手法,这一点持各种说法的人都会同意。但很多人满足于,在几个词语上鬼画弧般点几点,就确定了这个那个深刻的寓意。及至看到朱自清先生这样解释象征手法:“此地所谓象征,指‘情调象征’而言,以表现情调、气氛、心境之类为主。前面三种(明喻、隐喻和借喻)与下文的比拟,都可以说是‘切类以指事’,只有象征并不要‘切类’,只要有一种笼统的、模糊的空气就行。”才明白原来很多人对象征等表达意义的手段,都只求个“笼统的、模糊的空气”,也就是凭自己的感觉来蒙事的。这也许是中西修辞手段定义不同,但我们既然来说英文作品,还是应该用英文的思路来分析。其实,英语象征(symbolism)的意思就是符号化,所谓象征手法就是用一系列代码来表现实际的意象。象征手法的意义该由专文论述,但简单说,其最重要目的是为有效重复道德观念。Don
Henley是个偏好象征的歌曲作者,Desperado和The End Of The
Innocence是另外两个经典的实例,他运用象征手法决不是“只要有一种笼统的、模糊的空气”就行。
了解到关于象征的概念,我们再来看“加州旅馆”的象征性细节。
首先,加州旅馆这个主题意象象征了什么?它象征了70年代主流美国人追逐的物质主义,即追求物质生活和以金钱地位为标准的价值观。再引申一点,物质主义是美国社会的资本主义制度之源,是30-40年代共产党和左翼民谣歌手反对的,40-50年代“垮掉一代”唾弃的,60年代嬉皮士反叛的体制的根本。“加州旅馆”所象征的与60年代《飞越疯人院》里疯人院所象征的完全是一个东西,只不过加州旅馆羁困的是那些曾经激烈反叛它的一代人。这个寓意不需要作者或其他什么人指定,这是70年代的现实,是过来人的共鸣。历经过反文化运动的婴儿潮一代到了60年代末70年代初感到身心疲惫,许多人回到了他们决裂的家庭和30岁以上的父母身边,许多人“不能与心爱的人在一起”开始与“在一起的人相爱”,建立自己的家庭、呵护自己的子女,摆脱“不良习惯”,回到“现实生活”。可是不久他们中很多人发现,他们失去了最珍贵的东西:自由、激情和理想。而这些失去的东西,他们再也找不回来了,无论他们怎么努力。——这就是“加州旅馆”这首歌的内容所象征的。
这不单是当时的一首歌主题,很多歌表达了类似的感受。Jackson
Browne在歌曲Running On Empty中唱道: 看车窗外道路在车轮下飞奔
逝去的岁月就像夏季的田野闪过 65年我17岁,车速开到101
现在我不知为何奔波,只是奔波 只是奔波,劳而无获 只是奔波,盲目奔波
只是奔波,奔向太阳 但我却落在了最后 ……69年我21岁,我声称走自己的路
不知何时这条路变成了我走着的路 ……看四周曾帮我走出困惑的朋友们
从他们眼神告诉我他们也只是奔波 只是奔波,劳而无获 只是奔波,盲目奔波
Paul Simon在1975年的歌曲Still Crazy After All These
Years中幻想还能“疯狂”越轨、做ai,而且他知道: ……我不会受到同辈的责难
这是多年之后尚存的疯狂
失去了60年代的理想主义,即一代人改造世界的激情,友爱和平,返璞归真以及自由惬意的生活。这种失落感在70年代中后期,甚至到80年代都是有强烈共鸣的。不仅时代背景能决定歌曲的寓意,歌曲的象征性细节同样合理地支持这个寓意。
加州旅馆的内容结构分为,旅馆外和旅馆内。之外的场面很少,只有歌曲开始的一幕场景:荒漠上的高速公路,但这却很重要,实际上是解读的关键参照点。如果记得Bob
Dylan的歌曲All Along The Watch
Tower的话,那里城外大量的描写和寓意可以给这首歌很多启示。
很多人把兴趣集中在考证“colitas”这个字典上没有的词到底是什么意思。没错,它是墨西哥人对大麻的叫法,但这仍只是字面意思,“大麻的气味”和“凉爽的风”在这里象征的是60年代的理想主义,是自由与激情的60年代。有人把它当作70年代堕落的开始,还有干脆把它当作药物上瘾主题的点睛之笔,完全搞反了。问题出在那一代人对待大麻的态度,他们从过去到现在都没有当它是毒品,这与主流美国及其扩散的概念是相悖的!还记得“不动产是70年代的大麻”这句流行语吗?原来说的是与这首歌几乎完全相同的主题。
On a dark desert highway, cool wind in my hair
在黑暗的沙漠高速公路上,凉风吹动头发 Warm smell of colitas, rising up
through the air 大麻暖暖的气味弥散在空气中
了解到歌曲开始的寓意是来自60年代,去往70年代,“公路”的黑暗,主人公的疲惫等等就很容易让人联系到60年代末70年代初的“回家”风潮——那一代人中的很多不堪药物如火似雨的折磨,他们怀念起远在弗吉尼亚山区的母亲,他们“不能与相爱的人在一起,于是与在一起的人相爱”,他们甘愿与孩子在一起玩“猫在摇篮”游戏。然而让他们始料不及的是,暂时的脱离反文化运动却让物质主义的诱惑趁虚而入。原本深知体制病根的他们最终陷落在体制中不能自拔。
Up ahead in the distance, I saw a shimmering light
在遥远的前方,我看见闪烁的灯火 My head grew heavy and my sight grew dim,
I had to stop for the night 我的头开始发沉,视线开始模糊,我必须停车过夜
注意这里,是前方闪烁的灯火使“我”开始“脑袋发沉,视线模糊”,也就是说,是物质主义的诱惑使人麻木,而不是吸大麻的后效。对于60年代迷幻文化缺少稍微深入的了解,会阻碍此处字面与寓意的理解。
There she stood in the doorway; I heard the mission bell
她站在门厅,神圣的钟声隐约可辨 And I was thinking to myself,‘This could
be Heaven or this could be Hell’ 我心想:“这儿也许是天堂,也许是地狱”
象征物质主义的主人公是位女性,这更容易表现出诱惑。她站在自由生活和欲望世界之间,也许对很多人来说,就是那个让他们“过上正常生活”的妻子。这里“听到”用的是过去时,暗示是在看到“她”之前,已然错过了天堂的召唤。
Then she lit up a candle and she showed me the way
接着她点燃蜡烛为我引路 There were voices down the corridor, I thought I
heard them say… 走廊上时不时我听到他们说的是…… Welcome to the Hotel
California 欢迎光临加州旅馆 Such a lovely place, such a lovely face
这么美妙的地方,这么美丽的面容 Plenty of room at the Hotel California
加州旅馆有充裕的客房 Any time of year, you can find it here
一年四季,随时入住
“她”带“我”领略物质主义的诱人殿堂,里面夸耀加州旅馆的人象征了从前物质诱惑的陈词滥调,而从前的、加州的诱惑让人联想到淘金热,联想到好莱坞电影里的沙滩和美女。
Her mind is Tiffany-twisted, she got the Mercedes bends
她的思想被珠光宝气扭曲,因豪华轿车变形
“她”满脑子都是蒂芬妮珠宝店的绚丽光芒,梅塞德斯奔驰的幻影。此处Don
Henley看来很得意,多次解释过:bends语音上与Benz相谐,而语意上与twist对仗。原来英文也有追求对仗的讲究!很多人见到过这种解释,可惜没有搞明白究竟,导致中文解释从来没有清楚过。
She got a lot of pretty, pretty boys, that she calls friends
她有很多很多帅哥,她都称朋友
男性大亨总是养很多美女,“她”自然拥有很多帅哥了,这是物质主义的身份象征。
How they dance in the courtyard, sweet summer sweat.
他们当院翩翩起舞,夏日的香汗淋漓 Some dance to remember, some dance to
forget 起舞或为回忆,起舞或为忘却
这是一处允许多种解读的地方。有些人起舞为了回忆从前,有些人为了忘却过去。有些人回忆从前是因为从前的自由自在,有些人是因为从前更物质富有;有些人是为了忘却过去的贫穷,有些人是为了忘却眼前的烦恼。这种跳舞的场面,让人不由自主想到70年代中后期风靡美国的迪斯科,随着机器玩命地傻跳。“我”当然不会去跳舞,所以想借酒浇愁,或以酒助兴。
So I called up the Captain,‘Please bring me my wine’
于是我叫来领班,“请给我来点酒” He said,‘We haven’t had that spirit here
since nineteen sixty nine’ 他说:“自从1969年之后我们再没有烈性酒了”
这里又是一语双关,spirit既有“烈性酒”又有“精神,灵魂,勇气,热情”等象征60年代的东西。1969年更多的是标志60年代的结束而不是具体指1969年发生的什么。意思是,60年代理想主义的情绪怎么可能存在于70年代物质主义的殿堂?
And still those voices are calling from far away,
还是走廊听来的那些话语从远处传来 Wake you up in the middle of the night
将你从午夜的睡梦中唤醒,他们说 Welcome to the Hotel California
欢迎光临加州旅馆 Such a lovely place, such a lovely face
这么美妙的地方,这么美丽的面容 They’re livin’ it up at the Hotel
California 他们在加州旅馆纵情欢乐 What a nice surprise, bring your alibi
多么美妙的惊喜,找个借口来吧
不参加跳舞狂欢,没有酒解忧,“我”只好用昏昏睡去逃避生活在物质主义宫殿里的沮丧。可是到深夜仍会被声声诱惑唤醒,回到灯红酒绿彻夜狂欢。物质主义的诱惑是怎么讲的?奋斗、成功、价值体现、再创辉煌、不断辉煌、尽享人生、主宰命运、名标时代……。多么熟悉的诱惑,多么时尚的声音。
Mirrors on the ceiling, the pink champagne on ice
天花板上镶着镜子,冰块里粉色的香槟 And she said‘We are all just
prisoners here, of our own device’
她说:“我们都只不过是自己设下牢笼中的囚徒”
自古帝王足不践地,锦衣玉食,穷奢极欲,最后都不得善终。以追求物质生活为个人和社会目标,物质主义的生活方式自然应运而生。这就是美国有识之士深恶痛觉而无可奈何的社会体制和生活方式,也是我们中国人民正努力奋斗追逐的。
And in the master’s chambers, they gathered for the feast
而在总经理的客厅,他们正聚享盛筵 They stab it with their steely knives,
but they just can’t kill the beast 他们钢刀齐下,却杀不掉那只野兽
盛筵为什么会出来野兽?很自然联想到要穷奢极欲到尽头想品尝生猛活物,体验DIY的刺激。那这里野兽又象征的是什么?是内心回归自由自在生活的另类愿望,这种愿望与穷奢极欲恰恰相反。在物欲横流的环境中它显然是洪水猛兽,就像50年代垮掉一代宣扬的,60年代嬉皮士体验的,在70年代是不见容于社会的。
Last thing I remember, I was running for the door
我记得的最后一件事是我奔向大门 I had to find the passage back to the
place I was before 我必须找到通往从前所在的出路
不加入热舞狂欢,不能借酒浇愁,沉睡又被吵醒,想忘掉过去忘不掉,只有返回过去的自在生活。怎么返回呢?回到来时的大门。来时的门外是什么?两个骑行者在接近,野猫在咆哮,而风在嚎叫。但那是曾经门外的风景,想离开70年代的宫殿容易,可回到60年代的从前却是万万不可能的。
‘Relax,’said the night man,‘We are programmed to receive.
执宿人说:“别紧张,我们只有迎客计划。 You can checkout any time you
like, but you can never leave!’ 你可以随时结帐,但你永远无法离开。”
执宿人又象征了什么呢?70年代的守护者,经济学家,社会学者,大众传媒……,他们不是经常说“别紧张,占有欲是人之常情,拜金是社会进步的动力,贪婪是健康的表现”?随着这些财富地位的新观念深入人心,即使你可以偶尔有钱不挣,有福不享,还可以常常花钱买罪受,花钱买份良心,但你永远回不到不知奢侈如何,不晓贪婪无度的心境。60年代理想主义的每一个人都不再年轻冲动,思想摆脱不了生活现实的束缚,何况整个时代的精神和人际的情操,完全无从挽回。
当我们说一部作品寓意了什么的时候,我们说某种寓意可以自圆其说的时候,最重要的是作品中所有细节都合理地围绕着这种主题寓意,而不仅仅是其中的一两句话,一两个词可以怎么解或给人怎么样的感受。除此之外,作为口头作品,实现信息传递的高效性,作品的寓意必须能让它针对的听众共同感受到。如果这么多人经过这么多年都没搞清楚,要Don
Henley亲自解码,我怀疑“加州旅馆”在传达信息方面的效果。也就是说,这首歌所产生的效果是唱片效果,更像文本文学所追求的,不能完全清楚,不能重复其微妙,似是而全非,常听而常新。
既然是偏文学的作品,其运用的象征手法就是允许并需要解码的。

几天前 朋友喜欢的男生与她说起这首歌
男生问她知不知道这首歌唱的什么
朋友可爱地瞎扯了一番
就如从前的我一样
不知怎么的, 她告诉我这件事后, 我突然想着写下这些文字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薛定谔的猫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On a dark desert highway, cool wind in my hair
狂飙在黑暗沙漠的高速路 凉风吹乱我头发
Warm smell of colitas, rising up through the air
大麻温暖的味道 弥散在空气中
故事开始, 一个六十年代的嬉皮士, 穿印着汗渍与机油痕迹的牛仔上衣, 没有扣,
紧身皮裤, 开车狂飙在沙漠的高速路, 副驾上放着空的与满的啤酒瓶,
未吸完的大麻. 他有Kurt Cobain一样的长发, 被风吹乱.
就像电影<末路狂花>中Brad Pitt饰演的那个角色,除了屁股没有那么翘.
他不羁叛逆, 他有他不想与你解释的理想, 他追求自由,
他试图用colitas(西语中的一种大麻)找到精神的解放与灵魂的自由.

Up ahead in the distance, I saw a shimmering light
前方不远处 我看见跳动的灯火
My head grew heavy and my sight grew dim, I had to stop for the night
头开始发沉 我视线开始模糊 我想我得停车过夜
毒品之后的感觉, 头开始发沉, 视线开始模糊, 无法继续开车, 需要停下来.
一片漆黑的夜晚, 沙漠, 无人的高速, 不远处跳动的灯火,
这一切setting让我想到七十年代流行的那些horror movie,
那些现在看来不感觉恐怖反而感觉有点傻的恐怖片.
shimmering light如同诱惑, 即使你心中充满自由与理想,
想要为了自己理想中的未来横冲直撞一番,
现实中的你仍抵不住一点点湿润温暖的colitas, 和一些看起来像家的,
闪烁的灯火. 还是休息一下吧, 过个夜我再走.
就像希腊神话中那些受女妖迷人歌声蛊惑而回不去的勇士.

There she stood in the doorway, I heard the mission bell
看见她站在门廊 我听到教堂的钟声
And I was thinking to myself, This could be Heaven or this could be
Hell
我对自己说 这里究竟是天堂 还是地狱
她用撩人的姿势不经意地站在门廊, 迎接客人的到来.
此刻我想到有猫咪一样魅惑双眸的碧姬芭铎,
和有沙漏般迷人曲线微嘟着嘴唇的玛丽莲梦露, 红裙, 高跟, 网袜,
即使听到教堂庄严神圣钟声的召唤, 即使不确定这里是不是会毁掉自己的地狱,
即使上一刻还在驱车走向自由与理想, 他义无反顾地选择, 停下车, 跟随她.
人终究是追求物质的, 我们不能都像文森特一样把自己饿死, 她, 如一个隐喻.
她的出现, 把一个唱着摇滚开着二手跑车的嬉皮士, 带上七十年代的物质主义.

Then she lit up a candle and she showed me the way
她点燃蜡烛 告诉我往哪儿走
There were voices down the corridor, I thought I heard them say…
走廊上有声音 我想我听见他们在说….
这里的lit up a candle
也有吸毒的双关,之前在几部70年代的西部片中看到过这个用法.
感觉后面描述的一切, 有吸食毒品后产生的幻觉的意味.

Welcome to the Hotel California
欢迎来到加州旅馆
Such a lovely place, such a lovely face
如此可爱的地方 如此可爱的面庞
Plenty of room at the Hotel California
加州旅馆 有充足的房间
Any time of year, you can find it here
任何时候 随时入住
听到此处, 脑中浮现的场景是一群快乐的男女唱着歌, 饮着酒, 跳着舞,
无所谓经济萧条, 无所谓世界大战, 无所谓俄罗斯, 无所谓瘟疫,如同乌托邦.
加州在电影里, 对人总有种特别的吸引力, 淘金热带来的发财梦.
阳光海滩与好莱坞电影里的金发美女.

Her mind is Tiffany-twisted, she got the Mercedes bends
她的灵魂已经扭曲 只剩下珠宝与跑车
She got a lot of pretty, pretty boys, that she calls friends
她身边帅哥围绕 而她只叫他们 朋友
她只是这众多男女中的一个. 她性感火辣, 娇艳撩人, 她爱Tiffany,
她爱Mercedes, 她爱有关上流社会的一切.
此刻想到<蒂凡尼的早餐>中那位在我心中应该与Grace
Kelly一样优雅的姑娘. 然而她不是, 或许她还唱着梦露那首, Diamond is girl’s
best friend. 物欲是无止尽的. 她也不是一个, 在这里的所有人,
与她拥有一样的追求与一样的价值观.
她像<飘>中16岁的斯嘉丽一样, 习惯了穿着华丽的裙子,
被周围所有漂亮的男孩喜欢与追求, 然而对于她, 他们都只是朋友.
此处我有想过为什么不用别的车, 比如宾利或者劳斯莱斯,
后来想着Benz正好是bends的谐音, 而twisted与bends在意义上对账. Don
Henley在我国应该能当一位优秀的初中语文老师…

How they dance in the courtyard, sweet summer sweat.
他们在院子里跳舞 夏夜的空气带着汗水的香甜
Some dance to remember, some dance to forget
有人跳舞为了回忆 有人跳舞为了遗忘
室外跳舞的人群, 令我想到Grease中跳舞的男女们. 七十年代的美西,
disco流行起来, 而摇滚慢慢死去.
像他来这里之前一样, 有人会回忆过去的理想, 对自我的坚持, 对自由的追求,
对物质的不屑, 但是, 既然选择了来到这里, 和那个女孩一样, 他们都回不去了.
过去的理想, 已经死掉.
有人选择遗忘, 遗忘的, 或者是来加州旅馆前窘迫的物质生活,
或者是对梦想的一腔热血, 或者是为摇滚燃烧过的灵魂, 或者,
只是想忘掉过去好或者不好的一切. 他们已经习惯了在这里的生活.
如同<飘>中缅怀或遗忘着过去的那群没落贵族, 他们不是斯嘉丽,
他们习惯了过去庄园里华丽的生活,
物质被剥夺后他们只能如行尸走肉般等待灭亡.

So I called up the Captain,『Please bring me my wine』
于是我叫来领班「请给我来点酒」
He said,『We haven’t had that spirit here since nineteen sixty nine』
他说「自从1969年之后我们这里再也没有烈酒了」
这里的一切看上去都那样美好, 当然会让人想要一些酒. 然而, 这里从1969年后,
便再也没有烈酒了.
Spirit此处是双关, 是烈酒, 也是精神, 是勇气, 是热情, 是自由, 是摇滚精神,
是一切属于六十年代的东西. 1969, 没有人会忘记Woodstock发生过什么,
因为它在物欲横流的七十年代, 再也没有发生过.
1969不是一个具体的时间点, 而是, 六十年代, 一个时代结束的象征.
六十年代的理想主义情结, 在七十年代的物质主义无法survive.

And still those voices are calling from far away,
仍然可以听到那些话语声 从远方传来
Wake you up in the middle of the night just to hear them say
那些声音将你从午夜的梦中唤醒
Welcome to the Hotel California
欢迎来到 加州旅馆
Such a lovely place, such a lovely face
如此可爱的地方 如此可爱的面庞
They’re livin’ it up at the Hotel California
他们在加州旅馆醉生梦死
What a nice surprise, bring your alibis
多美妙的惊喜 找个借口加入吧
这里不断有故事开头的他一样的人进来, 然而感觉在这里跳舞,
在这里纵情欢愉的人, 不会出去. 或许他们已经习惯这里的生活,
或许他们进来之前对生活有过各种向往, 或者他们来之前是Bon Jovi的Living on
a Prayer中的Tommy或者Gina, 或许他们来之前是18 and Life中年轻的Ricky,
或许他们来之前是<在路上>或者<麦田里的守望者>中那些年轻人,
然而现在, 他们已经被物质主义无形的枷锁拴住, 已经被她的价值观所奴役.
我知道1969的伍德斯托克音乐节, 代表一个时代的结束.
奔驰敞篷跑车与蒂凡尼珠宝, 当然比父亲留下的那把断了弦的木吉他性感.

Mirrors on the ceiling, the pink champagne on ice
天花板上镶着镜子 粉色香槟里加满冰块
And she said『We are all just prisoners here, of our own device』
然后她说「我们都不过是 自己牢笼中的囚徒」
粉色香槟与有镜子的天花板, 如同好莱坞早期情色电影的配置,
想到<红磨坊>中的奢华, 与费雯丽或者Suzy上扬的眼角.
镜子中他们可以看到自己, 看到周围华丽的一切, 却看不到自己曾经的理想,
看不到物质主义正在occupy自己的身体与灵魂,
看不到理想主义的时代正在死去.
然而那有怎样呢, 没有人逼迫我们来这里, 没有人囚禁我们, 这一切是我们自愿,
我们不过是自己构建的牢笼中的囚徒. 我们不再是1950s垮掉的一代,
带着吉他与理想就可以一直on the road.
     
And in the master’s chambers, they gathered for the feast
在总统套房 他们聚在一起准备吃一顿大餐
They stab it with their steely knives, but they just can’t kill the
beast
他们钢刀齐下 却无法杀死那只野兽
一开始看歌词的时候我很奇怪为什么这里会有野兽.
为什么他们想要杀死那只野兽.
野兽是对自由的向往, 是最后的理想主义.
就像古代中国皇帝拥有许多女人玩厌了会玩一玩男人,
这里的人群在物质王国极尽奢华后或许想尝试茹毛饮血的快感. 然而,
习惯动物园的狮子是猎不到羚羊的, 他们早已失去杀死那只野兽的能力.
对于自由, 也只是想想罢了. 物欲横流的大环境下, 对自由的向往是洪水猛兽.
它属于垮掉的一代, 属于嬉皮士, 属于lonesome travellers,
然而不属于摇滚死去的七十年代.
野兽是对财富的贪婪.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只野兽, 每个人都是少年派,
派最终除掉了心中的野兽, 然而如果我们用力挥舞钢刀, 仍然除不掉,
便只能被它奴役. 他们聚在这里, 即使知道有朝一日会被毒品毁掉,
他们想过逃脱但是走不掉, 他们无处可走, 因为他们无法战胜内心对物质,
对财富的贪欲. 他们本有自由, 但是他们选择将自己困在自己设下的牢笼.

Last thing I remember, I was running for the door
最后我记得的 是我在冲向大门
I had to find the passage back to the place I was before
我要找到来时的路
或者此刻他感觉自己和他们不一样, 或者此刻他感觉这一切并不是自己想要的,
或者他还是想要在暗黑的沙漠中驱车飞驰的酣畅. 于是, 他惊恐,
他害怕失掉自我, 他疯狂地开始寻找来时的路.
仍然记得电影<闪灵>与<迷雾>中找不到出口的绝望感.

『Relax,』said the night man,『We are programmed to receive.
看门人说 别紧张 我们只有接客计划
You can check out any time you like, but you can never leave!』
你随时可以结账, 但你永远无法离开
告诉他别紧张的看门人, 让我想到股市大跌时告诉我们不要惊慌的那些专家.
人是不可以被program的, program此处我感觉有点宿命论的意味,
在物质主义的社会, 即使你心中还是向往着来时的路,
即使你心中的野马仍在鲁莽地找寻属于自己的草原, 你逃不出这个体系.
Tiffany与Mercedes注定取代兽骨饰品与在美西奔跑的buffalo.
我们每个人可以选择自己生活的方式, 却无法逃离这个体系.
再也不会回到六十年代, 再也不像性,诗歌与摇滚乐那样单纯.
随时可以结账, 却永远无法离开.
因为我们 本就是自己设下的牢笼中的囚徒.

这首歌, Don Henley写于1976年, 然而直到今天, 我们仍然在牢笼中, 无论check
out与否, 我们没有杀死那只野兽, 也再也没有找到来时那条自由之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