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电影,烈日灼心

急促的奔跑喘息声

最后公映的版本是139分钟,比上海电影节放映的版本少了2分钟。在我的印象中,删掉的部分就是邓超最后的死刑执行。上影节中,这个片段是一个完整的长镜头,从紧张,到痛苦,到无助,再到死寂。邓超的演绎真实、残酷。

黑暗中传来咒骂声:干你老
——————————————
*文曾路怪坡 – 断头路 日 外
前面疯狂逃奔的摩托车突然顿了下,随即拐进旁边的一条土路

如果说段奕宏和郭涛是保持了自己一直以来的高水准,那么邓超的表演则真正的突破了自己,向所有人证明自己并不只是一个综艺节目嘉宾,更是一个真正的演员。

杨自道跟着就扎了进去,路开始变窄,颠簸不平,很快前方就出现了各种横七竖八的木料,完全无法行走。

实至名归的“三黄蛋”

摩托车原地打转,轰鸣着杀了回来!

《烈日灼心》由一个黑暗的故事开篇,随着影片的推进,每一个角色都慢慢的暴露在烈日之下,其真心被显露、被暴晒。正如伊谷春所说:“哪一个人心里没点脏事儿?”烈日灼心就是这样,将每个人心中的脏事儿大大咧咧的拍给观众看。这,也许就是我们所生活的世界。

8.2(满分10)
(由于片子没上映,尽量不谈剧情,不剧透)

我是在两个月前的上海国际电影节上观看的本片,并没有抱任何期望的我,在散场后给出了“这部电影的水平,放在华语电影史上任何一年都能排进前五”的评价,现在看来虽有些过誉,但也从一个层面上反映出本片观感之好、之酣畅淋漓。影片从第一秒钟便牢牢地抓住了每一个观众的内心。随着影片情节的推进,这只无形的手慢慢的扼住了每一个人的喉咙,让人无从喘息,直到最后尘埃落定。

电影里三位主角的结局和小说做了改动。这个似乎源于导演习惯在结局用悬念逆转来二次突出主题,这部是救赎。《李米的猜想》也异曲同工。
关于武侠气息,得把剧作和表演放一起。看完这部片子很多人都会喜欢上片中的人物,其一是剧作里人物性格的完整性,其二是导演对演员超严格的要求。如果你看过金庸的武侠小说你会在这部片子里看到当代的侠士。这是和贾樟柯《天注定》不一样的武侠气息。天注定是对社会阶级的批判,而这部包含着英雄之间的惺惺相惜,儿女的爱恨情仇,兄弟赴死情义等等。反正我这个金庸迷是看的很过瘾,我截取两段剧本感受一下,非常当代武侠!

一根烟,是伊和辛两人之间的羁绊。初次见面,辛慌张的用手捻灭灼热的烟头,引起了伊的注意;平时混在一起,两人经常烟不离手;高楼追逐死里逃生之后,伊第一件事就是颤抖着为辛点了一根烟;辛入狱之后,铁窗之隔,相视无言,伊又为辛点上了人生最后一根烟。可以说这小小的一根烟,为这两个沉默寡言的男人打开了心门,所思所想都通过这火红的烟头显露了出来。

有人摔了一跤。

在我看来,伊谷春这个角色是最为矛盾、最为出彩的。他拥有及其敏锐的洞察力,高速公路上一个眼神的擦车而过,便能断定车上坐的是持枪的犯罪分子;他极重情义,听说尾巴要做手术需要钱,不但对辛小丰私吞赃款睁一眼闭一眼,更是拿出了自己不多的积蓄。他在几次出生入死的办案过程中,与辛小丰培养出了坚固的情谊。随着调查辛小丰的深入,多重矛盾在伊这个人物上重合、叠加,一面是深厚的兄弟情谊,另一面则是冰冷的法律。

关于摄影,这也是昨天映后我提的第二个问题,片子影像风格上大部分镜头都是使用手持肩扛摄影完成的,而且使用了变形宽银幕+变焦镜头,这种镜头的特色是可以呈现出特殊的空间透视关系和间离感,比如片子在主角单人/双人对话镜头浅景深和孤立角色时拉伸压缩空间的使用有很明显的效果,由于剧中角色时刻处在危机边缘,手持摄影的晃动感和写实感对导演表达想法更有优势。变焦镜头在几处邓超心里变动时的小变化,在强调写实的同时又打破了节奏。光线方面除了水下和死刑时的布光大部分应该是自然光。这也是偏向影片的纪实风格。
美术上观感很棒的其一是房东山中偏僻的房子,也就是邓超和郭涛住的地方。和渔船以及城市的建筑形成的对比。虽然这种感觉不是特别明显,但还算隐隐能感到。

到了影片最后,那个操着浓重口音的壮汉,如同唠家常一般说出了自己才是灭门惨案真正凶手的时候。虽然没有表现出来,但伊的内心一定是极为悔恨。不过事已至此,只能继承辛的遗愿,好好的扶养尾巴长大。所以结尾处,伊终于脱下了阴郁肮脏的灰色外套,换上了一件阳光的绿色上衣,带着尾巴在海边玩耍。

作为小说《太阳黑子》小说爱好者,喜欢小说的故事。电影在没脱离救赎的主题上还是的改编的非常成功的。对于小说来说我最喜欢的人物是房东卓生发,他是一个偷窥狂又是一位自我定位道德很高却心里阴暗的人,但电影里导演为房东的戏做了很多减法,以致他的戏份是支离破碎的,甚至房东行为带了一丝喜感而成了片子里唯一的笑点,导演在结尾并没有给出房东的结局,反而显得这个角色有点鸡肋,又有点神秘。但这些奇怪的叠加在不影响三位主角戏份基础上反而会引起观众的好奇心。

6月21日晚,上海国际电影节的颁奖典礼上,最佳男主角的殊荣由本片的三位主演同时夺得。这样罕见的三黄蛋立马在微博等社交网络里炸开了锅,一时间各种谩骂声和阴谋论不绝于耳。我相信所有看过本片的人都不会对这个结果表示任何的异议,随着影片上映,更多的客观评价会给那些无故谩骂的搏人眼球之士一记响亮的耳光。

这种有一定思想深度而又带着一点商业性的片子不就是现在很多人都期待的嘛?

没有被缉拿归案的悔恨与即将赴死的惊慌,仿佛心中的巨石落地,杨自道“哦”了一声。

剪辑上在推动剧情的时候使用了大量的平行剪辑和闪回,加快了节奏又营造出一种压迫感和紧张感,不过还有很多地方的剪辑感觉还是需要改进,比如楼顶追凶,追车大戏等等。还是期待一下近3小时的导演剪辑版。还有个小问题就是大部分人说龙标版的139分钟比上影节的141分钟删了什么?导演答曰:基本没什么变化。所以这个问题就不要再纠结了。。

另外不得不提的是影片当中的“同性情节”。伊和辛出生入死,就像两个孤傲于世的绝代高手,彼此惺惺相惜,个中情愫必有滋生。所以伊发现了辛与那个台湾富豪的奸情时,那个复杂的眼神,震惊是一方面,其中是否有“恋人”背叛的心酸与愤怒,导演并没有点明。曹保平在接受采访时说道,自己在拍摄电影史是按照“兄弟情”处理的伊与辛之间的感情。不过,他不反对,也理解观众去这么想。

一个民工模样的人在远处招手,前面没路辣!

像这样的细节还有很多很多,可以说正是这样的剪辑风格,使得观众的内心始终被影片的情节牵着走,不容一丝和缓。

渐入,幸小丰、杨自道和陈比觉的掠影,纷乱掠过的树影和障碍后面,几乎无法辨清哪是哪张脸。只有仓皇和恐惧。

影片进行到这里,每一个观看《烈日灼心》的观众心里的巨石,也终于落地。

——————
*山林 – 水库 傍晚 外

举个例子,在影片的后半段,在一次伊与辛的谈话之后,辛突然一脸紧张的冲回办公室,在伊离开之后发现了玻璃板上的粉末,就是这么一个不到一秒的镜头,就交代了影片的一个转折:伊提取了辛的指纹,并再次怀疑辛就是灭门惨案的凶手。

这是曹保平导演自编自导的第四部剧情长片,尝试了商业和艺术融合的影像探索,带着现实主义风格走上了内地类型片的先锋之路。侯孝贤说过片如其人,从片子里你能看出导演的价值观和性格。

【高能剧透预警】

杨自道想都没想,一把轮,车子就横在了路口上!
——————————————
演员表演,昨天映后我问了导演的第一个问题,曹导对演员严格要求是出了名的。昨天他简短回答道,其实不能说哪个演员演技不行,问题还是导演和演员的沟通和对角色理解的吻合度,所以拍摄前期和演员大量的沟通和排练以及体验生活,拍摄中要沟通达到想要的效果。看似通俗简单的两句话,其实背后有着作为导演大量的自我执着和自信。

三兄弟的救赎之路

说回剧本,相信导演编剧一定是武侠迷,片子和剧本里不少的细节流露着导演的侠士情节。回想全片,信息量挺多,导演想表达的也不少,人性、情义、爱情、赎罪等等等。

全片的背景在开头以评书的方式戏谑道来:辛小丰(邓超饰)、杨自道(郭涛饰)、陈比觉(高虎饰)三兄弟在一次入室抢劫的过程中,参与了一起强奸灭门惨案。因为良心的谴责,辛小丰抱回了别墅中的一位弃婴,取名为“尾巴”并抚养长大。阴差阳错之中,三人不仅逃脱法律制裁七年,辛小丰更是当上了一名协警,成为刑警伊谷春(段奕宏饰)的左膀右臂,一起出生入死。而拥有猎豹般嗅觉的伊谷春慢慢发现了辛小丰的一些怪异举止,隐隐的与灭门惨案有着一些联系,一场博弈就此展开…

烈日灼心是一部类型片,但同时也在类型片的框架之内注入了强烈的导演个人风格。本片的摄影绝大多数都是肩扛摄影,抖动的镜头和变换的焦距都增强了本片的纪实感,也加大了对观众的压迫感。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本片的剪辑,凌厉十足,像一把精准的游标卡尺,没有一丝误差。这样干练的剪辑风格使得本片的每一个镜头的信息量都极大,真正做到了毫无尿点。但凡有一个镜头不小心错过,便会对影片的完整理解产生影响。

“那只鞋掉下来了,阿道。”

两个硬汉的羁绊

如果用一个词来概括《烈日灼心》,我想“救赎”二字是再合适不过的了。三兄弟并非穷凶极恶之人,却因一时冲动卷入了一起灭门惨案。他们并没有拍拍屁股走人,而是承担起了抚养弃婴的责任,这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一种自我救赎的方式。

当然,本片的剪辑也并非完美无瑕,在一些动作戏和大场面的调度上,曹保平还是暴露了自己的短板。尤其是最后的高楼追逐戏,剪辑和调度是略显生涩的。而有些尴尬的特效运用,明显能看出扣图痕迹的绿幕镜头,也与全片强烈的记实感有些格格不入。

即便没有刻意强调和宣传,这些同性情节还是引发了轩然大波,恶意卖腐炒作的大帽子也随之被扣到了头上。先不说原著小说是如何处理,在我看来,同性情节只是正常的剧情需要,并没有强行卖腐炒作之嫌,各位观众大可不必大惊小怪。

接受采访时邓超说到,自己在拍摄本片的过程中为了充分进入角色的状态,基本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他说,“整个拍摄期我都尽量不跟家里联系,拒绝探班,朋友找我也不出去。我很难从那个世界里面出来,也让自己尽量不要出来。”在拍摄完这个注射死刑的长镜头后,邓超与曹保平抱在一起失声痛哭。

要说这部电影是一部完美之作,也是不负责任的说法。高楼追逐戏的调度略显生涩、窃听的房东下落不明和生怕观众看不懂过度啰嗦的结尾,都是遗憾的地方。而最遗憾的便是由于主角之一的高虎卷入吸毒事件,最后上映的版本中高虎的戏份被删去了不少,也导致了影片的角色失衡,只能通过结尾的主视角补拍来弥补。本片绝大部分遗憾都是因为审查的缘故,相信如果有导演剪辑版的存在,更加完整的《烈日灼心》一定会更加出色。


辛小丰(邓超饰)面无表情的对着电话那头的杨自道(郭涛饰)说到。

所以说,邓超为这个角色的付出,与最后呈现出的表演是绝对值得这座影帝奖杯的。

凌厉的剪辑与手持摄影

走在这条救赎之路上,三兄弟都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惶惶不可终日不必多说,辛小丰为了能让事情在尾巴手术之后再败露,不惜去改变自己的性取向来洗清嫌疑,只因伊无意中的一句“同性恋会强奸女孩儿吗?”;杨自道怕去医院会暴露自己胸前的纹身,选择在家处理骇人的伤口,差点丢了性命;而陈比觉7年来生活在智障的面具之下,虽说意在自己洗脱罪名,但最后还是走上了和兄弟们一样的道路。

不过,即便并非完美,《烈日灼心》也是近年来最值得去影院观看的影片之一。可以说,《刺客聂隐娘》更多的是导演侯孝贤的个人表达和成就,其意义更在于其本人。而《烈日灼心》这样质量超高的类型片,才是我们现在的电影市场迫切需要的。

而到了影片最后,真凶的落网,让这三兄弟的结局更平添了一分悲壮。其实早在7年前,这三兄弟的内心就已经死了。支撑他们活下去的唯一信念就是尾巴,为了不让尾巴知道抚养她长大的三个爸爸就是害她全家被灭门的罪魁祸首,他们选择了以死赎罪。用辛小丰的话来说,那一天过后,他们就像只有一只鞋还摇摇欲坠,掉或不掉,只是时间问题。在尾巴的未来有了保障之后,他们释然了。对三兄弟来说,鞋掉了,对尾巴、对自己,都是一种解脱。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