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疯狂,数学天才的愚钝情绪

天才和疯子真的是一步之遥吗?
年少轻狂的时候,自负的纳什已经在学术上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但,在生活上,他就像一个白痴,连泡妞的台词那么的荒谬可笑……他古怪的性格让他与周围的人群是那么的格格不入,而他却因为自己的成就而沉醉其中,继续他的孤僻,可以忽略身边所有人的存在。直到艾丽西亚的出现……他们的结合真的让人不禁惊叹纳什自己的评价是那么的贴切——我们俩真是一对怪胎……一个有学术成就的男人,不管他的行为举止是多么古怪,不管他作为讲台上的老师给人的感觉是多么狂妄自大不可一视多么不负责任,不管他的言语是多么的让人费解,(整个说来,除了学术上的成就,其他方面纳什就像一个白痴,说白点,就让人感觉有点缺心眼……)就这样一个男人却深深的吸引着艾丽西亚,放大他在她眼中的优点,他们俩能在一块是多么难得……
影片一次次的欺骗我,而我却心甘情愿的被它骗,不愿自拔,这就是这个电影的魅力吧……当看到纳什被一群残暴的“苏联”人抓上车时,深深的被他那深邃忧伤而又十分的眼神吸引,心也为之牵动……当看到纳什痴痴的看着被自己割破的鲜血直流的手腕,楚楚可怜的喃喃自语——芯片怎么不见了,原来一直都有的……一阵揪心的痛,脑子里充满了纳什那张苍白的脸,连着背景里那医院里惨白的墙,全部都化作了白色的烟雾湮没在了眼睛里……当看见纳什紧张而神秘的向艾丽西亚诉说事实真相,试图向她求助的时候,被艾丽西亚怀疑的眼神和制止他说下去的吼声击破了他所有的信心,我的心里弥漫着一种难言的心酸,为什么艾丽西亚就不能相信他帮助他,我坚信他是国家机密工作的实验品,他才是最受伤的人……当看见纳什被牢牢的死死的绑在病床上接受非人道的治疗时,直懊恼艾丽西亚的无知,竟然相信了那扮着医生模样的可恶的苏联人,她竟然不分青红皂白,让纳什接受这一连串的折磨……
当看到纳什指着房间里的空气告诉艾丽西亚,有他的好友在照顾他们的儿子时,我才意识到,或许我是被电影前面的情节给骗了,或许我该相信了,纳什真的有精神分裂症了……所有的一切都是他幻想出来的……很多的时间他都活在自己幻想的世界里,他却固执的认为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感动是善良的艾丽西亚选择和纳什一起用意志来帮助他治疗精神分裂。在纳什最脆弱的时候,她握紧他的手,告诉他,他是真实的,她也是真实的,还有她的心,也是真实的……她相信会有非凡的事情发生,能够让他明白所有的事情,不是在脑子里,而是在他的心里……
通过几十年不懈的努力,所有幻想的人和事并没有从纳什的脑海里消失,但是他的病情却得到了最大程度上的控制——他开始努力尝试和周围的人交往,尝试着和学生讨论他曾经认为不屑讨论的问题,尝试着用卑微谦逊的态度去面对他身边真实存在的人……或许正是艾丽西亚和纳什的朋友的善良和宽容,让这个天才白痴的纳什努力的去填补心灵的缺陷,在保留他的天才的同时,也回归成一个正常的平凡人……艾丽西亚有一颗美丽的心,它让纳什的心也渐渐的变得完整而美丽……
纳什是否是诺贝尔奖的得主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不管多难,他都能够正确面对他的生活,不放弃他那颗孤傲而爱幻想的心……

用精湛的技巧呈现了一位数学天才的混沌心理。
这是一部关于一个真实天才的极富人性的剧情片。英俊而又十分古怪的纳什早年就作出了惊人的数学发现,开始享有国际声誉。但纳什出众的直觉受到了妄想型精神分裂症的困扰,使他向学术上最高层次进军的辉煌历程发生了巨大改变。面对这个曾经击毁了许多人的挑战,纳什在深爱着的妻子艾丽西亚(Alicia)的相助下,毫不畏惧,顽强抗争。经过了几十年的艰难努力,他终于战胜了这个不幸,并于1994年获得诺贝尔奖。

这部片子让我明白:当本我与自我在一生中战斗到激烈如此的时候,超我才得以实现;当本我与自我共同实现超我时,就是获得一生成就的时候了。

 电影总是把精神疾病逼到角落里去。把它表现得古怪、感人、可爱、滑稽、任性、悲惨或是不正当。在这里它就只是一种疾病,几乎要把生命耗尽,但对纳什和他的妻子来说,在他成为那些幸运者中的一员之前,他们仍然可能从崩溃的边缘挣扎出来。美丽心灵,正如纳什为国家的英雄主义,正如艾丽莎对纳什无限的爱,正是它们都拥有的美丽心灵,才能最终在精神分裂的悬崖上重归现实吧!

故事中有一个至关重要的人物,当纳什沉浸在幻觉中已经分不清现实,分不清真假,被幻觉牢牢控制时,纳什一直拥有妻子艾丽莎的爱。当他在真与假中迷惘的时候,至少他知道艾丽莎的爱是真实的。正是这一点真实的情感让理智重新进入纳什的意识,艾丽莎的爱在纳什的无意识与意识之间搭起了一座桥梁,并最终成为了纳什康复的契机。正如在获得诺贝尔奖时的获奖感言中纳什的话:爱是一种特殊的感觉,是没法用正常的逻辑去推断的。

还有关于心理学的幻想出现:
一个是纳什为了缓解内在对失败的焦虑创造出的第一个幻想中的人物——葡萄牙室友查尔斯。查尔斯与纳什拘谨的个性完全相反,在纳什遭到打击,陷入焦虑和绝望之后出现,他不停地鼓励纳什,承认他是天才,自怜自苦的纳什无疑正需要这样的认可和鼓励。因此,幻觉的出现
一方面预示着纳什的病症爆发,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却也正是纳什无意识的自我治疗。查尔斯也无疑就是纳什本我意识的一种体现。纳什理性的控制下,一切发于自我的感情都通过查尔斯的举止来宣泄。纳什被捉弄时查尔斯骂人,纳什低落放弃时查尔斯不羁,纳什论文通过时查尔斯在门外欣喜若狂,等等一切,两个截然不同的性格个体构成了纳什的分裂性格,也是他精神分裂的原凶。

影片中纳什还出现了国防部官员帕彻的幻觉,这是由纳什的英雄情结产生,代表着罪恶的原型,他野蛮,粗暴,专横,破坏力十足。不能不说,纳什的这部分构想,与当时的社会环境扯不开关系。普林斯顿大学里教授的关于苏联威胁论的讲解,两次出入五角大楼破译国家安全部拦截的苏联密码,英雄主义和精神分裂的双重作用构建出帕彻的原型。对于一个密码破译专家来说,发现并解决迷惑事件是他的职业病,纳什破译了密码,但却并未弄清这些不连贯词语代表的含义,人性中天生的好奇心,促使他构想一个神秘人物,他带纳什去探究,赋予纳什神奇的身份与权力。可以说,帕彻的出现,也是纳什本我的一种体现,是纳什英雄主义的原型。
至于那个小女孩玛休,她更可以被看作是纳什真实自我的投射:孤单,无助,楚楚可怜,需要别人的爱抚。卸下“天才”的人格面具后,纳什在本质上就是这样一个纯真又脆弱的大孩子。伟人们有越高的建树,就会越显得孤独无助。
于是,在这三个有纳什的真实自我构建出来的本我人物不停的纠缠中,纳什丧失了社会中的自我。理性和现实原则与精神分裂的纳什已相去甚远。这三个本我人物的鞭策,纳什近乎疯狂的研究符号学理论,纳什的成就,一方面也就是由这三个虚构人物的自我成就,但这种自我成就的背后,更加加深了纳什的精神分裂,矛盾激化到高潮。曾经一度在观看电影的时候,自己都分不清楚在这部影片中,哪些才是真实存在的人物,要怎样去区分接受自己眼睛看见的事物。《达芬奇密码》中有这样一句话:大脑只接受眼睛所选择的事物。或许,当纳什从所谓的情报杂志中去发现苏联的所谓情报时,拼凑的段落文字构成所谓的情报,也可以这样来解释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