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烦恼就欢畅了吗,癫狂与诡谲的黑童话

裕旺村,一村子的人精都是“欲望”;

事实上,由于影片处处皆是隐喻暗喻,《健忘村》远不是一部简单的搞笑片,它用喜剧的形式包裹着沉重的主题内核,让这个寓言故事多了份黑童话的意味,细思恐极。
 
一切争端皆由一个能帮助人们忘记烦恼忧愁的神器而起,而这个神器则像一面镜子,折射出人性的专制、自私、贪婪、愚昧、欲望、异化,人性的弱点被放大,成人的世界没有童话。田贵(王千源饰)将全村人记忆消除,霸占秋榕(舒淇饰),享受着专制的权力;秋榕得到“忘忧”后并没有帮助村民回魂,那是自私的结果;而一帮村民各有各的小算盘,最终被人控制,只能说明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借用乔治·奥威尔在《1984》里的一句话:“谁控制了过去,谁就控制了未来”。“忘忧”能帮你忘记忧愁,而那些都是你的过去,否定过去则就是否定未来。所谓真正地忘记烦恼忧愁,除了影片里的弱智老二,无非就是把自己变成逆来顺受的傻子。

欲望村变健忘村,大家都把烦恼“忘忧”,反倒变成傻子;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叩歌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栗子又荔枝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影片创造了一个“桃花源”式的封闭空间,打破平静的是一名不速之客和名为“忘忧”的神器宝物,在此,现代的黑科技与落后的封建村落来了一次“超时空接触”,“忘忧”的使用分明就是VR技术的变体,而读取记忆则是以黑白电影的放映方式过场,这样的现代性设定可见创作者的大胆和颠覆,同时也带有魔幻超现实意味。
 
类似的还有土匪一片云每次出场都自带B-box,堪称“摇滚天团”,这是典型的无厘头喜剧风格,用后现代主义的戏谑、诙谐、拼贴、混杂、反讽和无秩序,去消解主题的沉重和阴暗。而村民们忘忧前后的形象反差和身份错位,则是为了制造更多的喜剧效果。

让大家“忘忧”的“新村长”,自己也是被“忘忧”了,想记起从前忘掉的事情而已;

虽然《健忘村》有浓重的台湾本土特色,但就其喜剧风格来说,更像是上世纪香港黄金时代的神经喜剧,所谓“尽皆癫狂,尽皆过火”。

烦恼变成蚕茧,一丝丝一圈圈,可以裹住蚕宝宝,也可以留住大家的记忆;

首先要对《健忘村》与其他喜剧做一个区分,不同于其他喜剧的单纯迎合大众的审美趣味,《健忘村》融合荒诞、讽刺、夸张、黑色、吊诡、癫狂等影像风格于一体,同时杂糅了喜剧、动作、奇幻、悬疑等类型元素,使其脱离了低级喜剧的俗套而显得与众不同。

整部戏充满成功且高级的喜剧元素,滑稽、幽默、搞笑,连反派一片云都是“当当当~”,简直太开心,实在太好看!第一次给台湾的喜剧点赞!升级版的《决战刹马镇》啊,哈哈哈哈!

连片尾都看到最后一秒,老萧和阿信的嗓音,一片云可爱的群舞,所有的细节,都好喜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