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条纹睡衣的男孩,给我一双孩子的眼

钱钟书先生说:人人都有偏见,因为人心都是长在左边的,偏心所以有偏见。
电影开篇说:在黑暗的理性到来之前,用以丈量童年的是听觉、嗅觉以及视觉。

布鲁诺与什穆的友谊,是将罪恶行为揭露的前哨,但是纳粹将谎言包装成了童话,试图拖延罪恶灭亡的时间,但是最后却一起走向了深渊。在电影的中段笔者甚至幻想过电影最后会是大团圆结局,大家都获得救赎,但是当布鲁诺母亲撕心裂肺的哭上、关闭的铁门、永远消失的布鲁诺出现之时,幻想被轻易的击碎。画面中没有任何一个血腥的镜头,但是却让人毛骨悚然,猝不及防的钝痛干脆利落的袭来,只留下了屏幕前的人们思考这样悲伤的结局是否有必要。

我不知道偏见、歧视、仇恨到底来自于偏心的不可理喻还是理性的操纵计算。在这部美好得不像话又揪心得要人命的电影里,在那片人类史上最浓重的黑暗中,理性已经到来的12岁的姐姐在强大的国家机器有条不紊制造的对犹太人的偏见中仇恨滋长,8岁的布鲁诺则在秋千上山林中铁网外用童真理解着世界和遇到的活生生的人。

奥斯维辛集中营

友谊来了,像撕裂黑暗的炫彩,是罪恶行将揭露的前哨,于是谎言包装成童话,试图拖延罪恶灭亡的时间,最终一起走向深渊。电影演到中段,我设想过无数种结局,或童真救世,或直面现实。然而,当毒气室的门沉沉关上,母亲在暴雨中捶心嘶嚎,条纹睡衣们散落一地。。。猝不及防的钝痛干脆利落地袭来,我只能震惊在当场,久久张着嘴,连眼泪都忘了流下。

与众不同的反战电影《穿条纹睡衣的男孩》:童心可贵,生命无价

愿天下无忧。

若是布鲁诺年龄稍微大一点,他就会明白关于德国对犹太人的种族歧视发展到了何种程度;明白烟囱里冒出的难闻的黑烟是关于什么;明白家里的仆人为何会消失;明白“农场”到底是什么地方;甚至可能和自己的姐姐一样丢掉喜欢的玩具,开始崇拜希特勒,成为极端主义者。但是布鲁诺纯真的眼睛肿全是不明白,这双眼睛还不明白这些浑浊,但这正是导演的意图,从一个纯真的儿童眼中所反映的纳粹可怖罪行比成年人眼中可怕无数倍。

孩子清澈的眼睛、童年美丽的友谊、晴朗的天空、鲜艳的色彩,这一切渐渐隐去,仿佛氤氲成一部老电影,情感浓烈,画面斑驳。那扇门,隔绝了天真的纯良,隔绝了人性的清朗,也隔绝了蠢蠢的希望。那扇门现在也还在那里,在每个人的心里。我们总是基于某些共同点聚集成一个个群落,并把群落外的人类型化。讲故事或许是突破这些文化壁垒的途径之一,故事虽不能拆除障碍,但它们能在我们的心理柏林墙上砸出孔洞,透出光,让我们看见他人的世界,甚至爱上那些世界。

图片 1

导演非常的聪明,从小孩子的眼中表现纳粹造成的悲剧远比从成人角度更好,生在德国军官家庭的布鲁诺非常的天真,眷恋原来的环境,对自己死气沉沉的新家非常厌倦,失去了朋友和熟悉的老师,换之则是凶悍的士兵和教着极端纳粹思想的老师,一个年龄才八岁的孩子是无法理解忍受和理解的。他并不想去了解可怖的政治,也不想学习关于犹太的虚假历史,他只是一个想在山间奔跑,和朋友玩毛线游戏的孩子。

图片 2

即将迎来死亡的布鲁诺和什穆

图片 3

图片 4

布鲁诺死去后母亲痛哭

悲情性的结尾予人的痛是如此的深刻,得见纳粹种族主义愚昧的本质,孩子的世界没有隔阂,这个世界也同样从没有先天的隔阂。

喜欢冒险的布鲁诺

在一次玩耍摔伤之后,来自“农场”穿着条纹睡衣的帕维尔帮他包扎并且两人成为了好朋友,布鲁诺也决定去到“农场”寻找新朋友玩耍,他隔着铁丝网认识了穿着条纹睡衣的犹太小男孩什穆,两人成为了好朋友,但是在自己所收到的教育当中,犹太人都是魔鬼,而父亲也决定将自己送离这个地方,一方面什穆的父亲也消失了三天,布鲁诺决定用仅剩不多的时间为什穆做点事情,他穿上了一件条纹睡衣潜入了集中营帮什穆寻找父亲,然而上天无情的玩弄了他,他的生命也走向了终结。

图片 5

偏见、歧视、仇恨到底是来自于偏心额不可理喻还算理性的操纵计算呢?在这部美好得不像话又揪心得要命的电影中,在那篇人类史上最浓重的黑暗中,理性已经来到12岁的姐姐身上了,在强大的国家机器中有条不紊的制造着对犹太人的偏见和仇恨,而8岁的布鲁诺则在秋千上山林中铁网外用童真理解着世界和遇到的活生生的人。

《穿条纹睡衣的男孩》改编自爱尔兰作家约翰·伯恩2006年出版的同名小说。由马克·赫曼执导,阿沙·巴特菲尔德、维拉·法梅加和鲁伯特·弗兰德等联袂主演。影片于2008年11月7日在美国上映。

图片 6

在众多的反应二战的题材中,或激烈,或偏执,视角各异,有的以宏大著称,有的以奇诡出位,但如果讨论故事的浑然天成,对人性冲击的独辟蹊径,以及无法释怀的过失,而这部围绕纳粹集中营的《穿条纹睡衣的男孩》绝对是最震撼人心那一部。

而电影的开篇说到:在黑暗的理性来到之前,用以丈量童年的是听觉、嗅觉以及视觉。

原作小说在2008年脱颖而出,不足五万字白描却引发了极为深刻的思考,本片作为改编电影完美的再现了那种阴差阳错与极端平和,不动声色,触动每个人的心弦。

这是一部反战电影,但是在其中却连一点战争的场面都没有体现,但是战争的阴影却无处不在,死死的笼罩着每个人,尤其是两个八岁男孩的友情,德国人和犹太人;里面和外面;死亡与阳光,布鲁诺俊朗的外形和整洁的衣服,而什穆羸弱的身体与肮脏的囚服,生与死之间的间隔就是一道铁丝网,让人不禁感叹即使战争已经过去了半个世纪,但是电影中残酷的结局依然让人们对战争充满了厌恶。

学习纳粹德国历史的布鲁诺

什穆纯真的样子

布鲁诺姐姐纳粹精神的萌发

图片 7

图片 8

《穿条纹睡衣的男孩》

孩子们清澈的眼睛、童年美丽的友谊、集中营上晴朗的天空、鲜艳的色彩,这一切都被最后大雨冲散,仿佛氤氲成了一部老电影,情感浓烈,画面斑驳。那扇门,隔绝了天真的纯良,隔绝了人性的晴朗,也隔绝的了希望。那扇门现在现在也许还存在,在每个人的心中。人类总是给予某些共同点聚集成一个个群落,并把群落外的人类型化。讲故事或许是突破这些文化壁垒的途径之一,故事虽然不能拆除障碍,但他们能在我们的心中的“柏林墙”上砸出孔洞,透出关,让我们看见他人的世界,甚至爱上那些世界。

图片 9

钱钟书先生曾经说过:人人都有偏见,因为人心是长在左边的,偏心所以有偏见。

纳粹的种族策略

图片 10

《穿条纹睡衣的男孩》海报

故事发生在1940年的德国,八岁的小男孩布鲁诺是一个纳粹军官的儿子,而他的父亲升职之后需要全家一起搬去柏林的郊区,布鲁诺不情愿的来到了新家,一开始布鲁诺非常不适应,因为没有同龄人陪自己玩耍,姐姐也只顾着和父亲的下属聊天,直到布鲁诺发现了离家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农场”,其实那是臭名昭著的奥斯维辛集中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