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人生物化学成法力

爱德华诺顿不算英俊,个头也没有布拉特皮特的强壮,到是眼神里有一种忧郁。可能就是这样他适合演那些压抑,分裂,偶尔受点刺激就会语无伦次或者变得沉默的男人,或许他很适合黑色。
  魔术师讲了一个不算童话的爱情故事,这样的桥段是不是很老套?

爱德华,木匠之子,偶然与特辛公爵的女儿苏菲相爱,却因家世殊离而被迫分开,十五年后,他变成一位叫埃森汗的魔术师。
开篇的情景用的非常到位,关于魔术师的过去也用了插叙,叙述得十分自然。
魔术师在名盛之时重新遇见苏菲,此时她已是一位暴力自大专制的王储的未婚妻。二人相认,却是依旧在王储的阴霾中。魔术师因与苏菲的密谈而被王储监视并警告,然而他没有丝毫屈服之意,反而用他的高超魔法展示了一番自己的不屈服的心意,当然这种行为导致他表演的剧场被王储封闭。于是他与苏菲二人站到了风口浪尖。
儿时,他送她的木质项坠,她一直戴着,他们的爱情的象征……
当魔术师知晓苏菲的婚事成了纂位计划的一部分时,他决定要拯救她。他带上积攒的所有积蓄打算带着她逃离。然而探长等王储的走狗发现了他们的计划。
影片的细节也做得很到位,比如王储得知苏菲与魔术师往来时的愤怒的一枪射击,比如苏菲被王储杀害的场景采用了第三者从高处旁观的手法。音乐也是很不错的,很能配合情节的发展,纷乱的节奏,杂沓的声响,苏菲的死是那样猝然不及,以至于都来不及伤感。直到他们寻找苏菲时才开始用舒缓的音乐来勾起你伤感的心。苏菲的死是那样凌乱,以至于都有点不真实,马背上的一滩血仿佛烙印,溪流里的美丽的遗体依旧是那样鲜活,仿佛苏菲仍在世间。其实谁都知道杀害苏菲的是王储,可是没有人敢站出来与权力抗争,魔术师的力量太微弱,太渺小,有很多事情,你一个人办不到,哪怕它是真理。苏菲死后,魔术师用他的积蓄买了个剧院继续表演,而影片也正是在此处达到了高潮,他开始新的表演,用灵魂来向权威挑战,他本身也在此成为了一种权威,王储开始畏惧,他甚至成了某些势力推翻君主制的一部分,然而自始至终,他都只是一个温和的不屈的抗争者,没有激进的言语,永远维持那样的绅士风度。魔术师一次又一次的尽其所能凝聚灵魂,此乃高潮中的第一波。魔术师在被逮捕时竟在众人面前消失,这是高潮的第二波。警探良心发现,调查了真相,这是高潮的第三波。最后王储死得有点突兀,貌似导演不想再在此纠缠下去。。。不过此事本来就应该草草带过。。。
影片最后的最后,是魔术师匆忙离去以及探长追逐的场景,漫长的追逐,却终是没有追上。。。追赶的,不仅仅是真相和解释,而更是一个执著追求以及不屈不挠的灵魂,探长的回忆回顾了过去所有的一切,魔术师的魔法中永远隐含着真实。真实就是,苏菲其实并没有死,一切都已被魔术师安排好了。此时回顾方才苏菲死时的场景,更觉导演拍摄手法的巧妙。
-What do you want?
-To live with her.
一个小小的平凡的人物,他的要求仅仅如此简单,可是命运却将他推入了如此坎坷的人生,而他的爱情,也被权势所阻断,所幸的是,他最后终于得到了他所想要的。魔术师将他的人生变成了一场绚丽的魔法,而我们和那个警探一起沉溺于其中,直到最后,我们才看到真相。
依旧是西方电影中小人物弄出大波澜的模式,但是却因美妙的魔法和爱情而显得如此与众不同。
最后提一句,那个项坠是全影片的线索,穿插在其中,不失为导演的绝妙安排手法。

  故事的开始从剧院的演出开始,镜头对准诺顿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他端坐在椅子上,双手放于膝盖上,我是怎么看也没看出有任何特殊的地方。警察蜂拥而至,人群喧哗,探长向王储汇报之后,开始倒叙前因。这样的叙事和《香水》结构完全一样。
  木匠的儿子和公爵家的小姐彼此倾慕,碍于身份地位悬殊被迫分开,男主角至此离家出走。若干年后,已经是出色魔术师的男主角重遇了少年时代的恋人,即将成为王妃的苏菲。这对恋人终于下定决心实现当年私奔的愿望。故事的发展在这里开始有了看点,苏菲被酒醉后的王储杀死,因为凶手身份,真相始终未能大白,伤心的男主角买了一家破败的戏院此后每夜上演招魂的魔术。不用想也知道,苏菲的灵魂出现在舞台上,注意,这里要看的其实还是诺顿那张不算英俊的脸,他把那种失去爱人的悲痛演绎得相当的生动。他的确是一个适合演内心戏的演员。提一点有趣的,他在警察局的那一段,民众聚集在警察局外要求释放他的那一场,港片里真是多哇,比如说古惑仔?西西,扯远了。灵魂的出现使民众把矛头对准了王储,魔术师在最后一场表演消失在空气里。正义感强的探长也很快找到了证据指证王储。然后的然后,企图篡位的王储以自杀结束了。well,的确还是很老套啦。
  最后,当探长从一个小孩子手中接过橘子树那个魔术手册后,他突然意识到,魔术师没有消失,再一个瞬间的领悟,原来这一切又是一个朱丽叶之死版本,男主角精心策划了这场表演。不过呢,两个主角就没那么悲情了,从此告别过去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去了。

  越说越觉得没意思呢。可能这戏就像是看一场表演,或许就是故事,经不起推敲。只有魔术,没有魔法,这就是我们的时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