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不是想象中那样美好,有这么一位摄影师

打开音乐播放器,点击一曲《Come Away With
Me》,好的,现在开始给你们说个故事,一个关于一名摄影师的故事。
    他受聘于美国《国家地理》杂志。他的摄影技术受到杂志主编们的赞赏。精准的对焦、合适的曝光、完美的构图,再加上“决定性时刻”,他的照片每每受到青睐。毋庸置疑,他,是一名出色的摄影师。
    他的生活很完美,就如同他的摄影作品。不过有些地方和常人有些不同,他没有妻子、没有孩子,他只有他的相机、他的吉普、他的一颗自由的心。他四十好几,并没有打算结束现在的这种生活。
    摄影师一直是孤身一人,但他并不寂寞。他走到哪儿都能交到许多朋友。朋友们的职业多种多样,有乐团歌手、有偏僻村落的家庭主妇、有屠宰场的屠夫、有菜市场卖菜的······他喜欢他的朋友们。他并不是为了获得出色的照片,而故意套近乎,刻意表现他的友好。他好奇于他们的生活,好奇于他们所做的事,尽管很多时候,他并不确切地知道他们所说的,他依旧饶有兴趣地,点上一杯饮料,静静地,满面笑容地听他们闲话家常。这些故事,有的抱怨物价上涨、有的咒骂人心不古、有的只是平静陈述一件发生过的事····他很享受这一切。他热爱摄影,用他的话说,他沉迷于摄影。因为他说,沉迷是没有理由的。
    摄影师是理性的。他总是能按照杂志的要求,拍出一张又一张的切合主题的好片。他会为了抓住难得的光线而放弃自己强烈的欲望。他慷慨,他温柔,他绅士,但他不会为任何人停下脚步。他一直飞,一直飞,他是只没有脚的鸟。
    虽说他确实是名摄影师,他是这么觉得的,但他也不愿放弃心中的另一个想法–他是位艺术家。他不甘心只作把玩技术的匠人。他有很多照片,这些照片并不那么完美,但他觉得很美。他想将它们出版,但是出版商告诉他没有人会买这些影集的。
    他继续开着他的吉普车上路了····

外国摄影师 Scott
Bourne撰写了一篇关于胶卷摄影的文章,引起了网友的热话。以下是有关内文的要点翻译,大家不妨参考及思考一下。
  每个人喜欢用甚么方式去拍摄,都是自由的,胶卷与数码也各有各的魅力,神化任何一方都没有意思,「我是用胶卷的」又是不是那么值得自豪呢?这个值得思考,虽然我认为「上片」那个动作真是好有型。

后记:看《廊桥遗梦》时想起了另一个自由的故事《蓝莓之夜》,有没有觉得有点相像呢?
    此刻我在幻想:我开着大篷车,把音响开到最大,把家当塞进车。车是我的家,我的家在车上·····

胶卷摄影的现况  我有时发现,人们对于胶卷摄影有种过度狂热的吹捧,这是源于一些误解。
  如果你很年轻,出生于这个数码年代,很自然就会美化那些你从未经历过的旧日子。我比起大多数年轻人拍摄过更多胶卷,数码摄影只是我职业生命里的后期才出现,我用胶卷拍摄比起数码摄影还多。我用胶卷、每天都拍、以此维生,而它并不是那么美好。

胶卷的颗粒感与画质表现  Tri-X 是有颗粒的,而且你用 ISO 400
的时候,噪声就像现在用 ISO 25600
一样的多。而回想当日,根本没甚么人会谈「低光表现」,因为那跟本称不上表现。

数码后期制作VS胶卷暗房技术  纯粹的胶卷摄影没有 Photoshop、没有
HDR、没有接合式全景影像,一旦犯错你就完了,因为底片后制员很难找,而且可以补救的也没有那么多,并且费用高昂手工很慢。基本上,你一定要在相机内完美地拍摄。

图片 1

使用胶卷拍摄需要的费用  胶卷很昂贵,而冲晒则更加昂贵,并且在冲晒显影的过程,会用到很多对环境有害的物质,很多用过的重金属,到今天仍然破坏我们的生态。

图片 2

胶卷的技术缺陷  摄影师很难从胶卷制出大型的照片,如果你的照片要用于出版印刷,你就要使用非常昂贵的扫描仪,并且质素也不一定好。另外感光技术的发展令数码相机在夜晚也有出色表现,在很多光线环境恶劣的情况下,胶卷难以拍出称心如意的照片。

结论:胶卷并不那么美好  我还能列出其它问题,但重点是胶卷并不那么美好。「难以使用并不代表作品会更好」,无论你花几多工夫去拍摄一张照片,那并不代表影像就自然变得更美好,那依然只是一张照片。
  有些「艺术家」会觉得「过程比结果更重要」,他们有自由去这样想,但我知道即使我尽全力去把所有事做妥,而拍摄依然出问题时,至少在数码年代我可以用后制去善后。如果坚持「过程」,那么可能摄影目的不是去制作好的影像。使用胶卷并不令人成为艺术家,真正重要的是洞见、心思、技艺的纯熟、出色的故事、对于拍摄对象的关怀与热情,这些才会令你成为艺术家。
  过程只是工具,你越快完成到,就越快可以再前进。100年后人们再看你的照片,会说「哗!这是
Tri-X」吗?不会,只有影像才有价值

相关文章